澳洲的住房可负担性问题已经十分严重。同样是面临买不起房的困境,有的人选择忍耐,有的人选择奋斗改善自己的生活,而南墨尔本市前市长梅西(Reg Macey)则选择成立一个政党——可负担住房党(Affordable Housing Party)。
据澳洲新闻网和可负担住房党官网消息,2013年联邦大选前,由于担忧自己的孩子难以买房,梅西和他的朋友成立了可负担住房党。
2年后,来自悉尼的波兹(Andrew Potts)加入了该党,成为该党的全国召集人(National Convenor),负责吸收新会员,并终于在今年于选举委员会注册了该党,这意味着党员数量已经达到了最低注册要求——500人。如今,身为自由记者和咏春拳爱好者的波兹正代表该党力争竞选参议员。
虽然可负担住房党目前仍“人丁单薄”,但波兹有信心在下次大选时能胜出。新的参议员选举方式要求选民必须勾选至少6个候选人或党派,一个有着明确清晰名字的政党将有助于吸引到选民。 
 作为一个刚刚注册不久的政党,可负担住房党有着明确的政策:逐步取消负扣税以及投资房出售时的资本利得税优惠;限制海外买家和临时签证持有者购买澳洲房产;空置投资房产需征税;每年移民人数减至7万人;
禁止房产在共享租房网站Airbnb上全年长期出租;在房客未违规的情况下,房东不得赶走房客。
波兹认为这些政策主张并不极端。他指出,数据显示在悉尼的部分地区,十分之一的房产都是“鬼屋”——投资者购房后任凭房产空置。他说,“澳洲房市应该有利于澳洲人民,而不是那些不住在这里,也不需要在这里有房屋的人,我认为这个观点并不极端。”  他表示,“澳洲可能有30万栋空置房产,这足以收留每一个无家可归者和住在公共住房里的人……我家楼下那层屋子已经空了超过一年了。我们要向这些人征税,强迫他们把房屋租出去给那些需要的人。”
由于有慢性病,波兹难以存够买房首付。他表示,自己的亲身经验证明了悉尼房市的糟糕情况。他说,“我以前租的房子曾经是妓院,我租房的时候还会有人来敲门买春。我还在一栋特别破烂的大楼里住过,我不用开门就可以直接把屋内的耗子从门上墙上的破洞里赶出去。”  “澳人花费太多收入在住房上了,我们的住房投资意味着太多鸡蛋被放在了同一个篮子里。”波兹说道。 
虽然房市可负担性问题是各项重大变革中的关键,但波兹认为政客并无意真心解决这个问题。
根据该党官网信息,澳洲226名参议员和众议员在2016年共持有563处房产,总价值达3亿。波兹说,“很多民选代表本身就有投资房,不解决这个问题才对他们有利。”  他表示,“投资者有很多政客为他们说话;租房者和首次购房者需要一个党来为他们抗争。” 
 可负担住房党还希望减少移民数量。波兹认为,“在当前的(移民)增长速度下,每年我们都需要一个堪培拉大小的城市(来容纳他们),这是不可持续的。”
根据统计局数据,澳洲在2016年的净移民数约为20.9万,堪培拉人口约为39万。
波兹说,“那些并非因种族歧视而反对快速人口增长的澳人现在有一个政党可以投票支持了,不用被迫支持一国党。” 
经济研究所LF Economic创始人Philip Soos对可负担住房党的党纲表示赞赏,特别是取消负扣税、提高对租客的保护和限制移民。
反对取消负扣税的人士一直坚称,取消负扣税会使房东提高房租以弥补损失,因此应该通过多建房来应对可负担性问题。
Philip Soos支持可负担住房党的观点,他认为:“关键不在于供给,而是利用率不足和糟糕的政策。我们正处于大规模建房潮中,但仍有很多房屋空置,而这些房屋本可以租出去。” 
但他同时也警告称,令首次购房者得利的事可能会让其他人失利,澳洲正经历房市泡沫,澳洲的经济增长依赖不断上涨的房价。他说,“所有人都希望房价降低。但要小心,因为房市在我们的经济中价值7万亿……一旦房价增长停滞,很多人将面临困境,失业率会上涨,带来其他问题。”